法国大罢工

去年12月,因为现任总统马克龙的养老金改革计划,法国爆发全国性大规模罢工游行,涉及公交、能源、教育、医疗等多个行业,法国公共交通几乎全面瘫痪,部分示威者还与警方爆发冲突。

如今,这场风波愈演愈烈,已经成为了法国近25年以来历时最长的罢工。

重压之下,法国政府不得不做出妥协。

据央视新闻,法国当地时间11日下午,法国政府总理爱德华·菲利普突然宣布,政府准备放弃64岁的退休基准年龄。这是法国政府自宣布退休制度改革草案以来作出的最大让步。

法国政府开始妥协

1月11日下午,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公布了一封给参与退休制度改革谈判的工会组织的一封信。

他在信中表示,政府准备放弃在2027年将64岁作为基准年龄,也就是拿到满额退休金的最低年龄这一内容。

但是为了到2027年实现养老金收支平衡的目标,如果有足够数量的工会组织参与,政府建议在1月底之前举行会议,商讨相关措施。

会议要在今年4月底之前,即国会对退休制度改革草案进行二度表决之前提交相关讨论结果。

菲利普还为会议画了两条红线:

第一,为了保证退休人员的购买力,不能降低养老金

第二,为了保证经济竞争力,不能提高企业的劳动力成本

菲利普在信中说,如果各方能达成一致,政府会通过法令形式将讨论结果纳入法律。

反之,政府也将采取必要措施以达到在2027年实现养老金资金平衡的目标。

对此,工会组织的意见出现分歧,愿意与政府进行退休制度改革谈判的“法国工人民主联盟”和“工会全国联盟”表示欢迎,但“全国总工会、工人力量”等工会组织仍然坚持要求政府撤回退休制度改革。

继11日当天的反对改革大游行后,工会组织宣布将在16日继续全国跨行业大罢工。

想取消“特殊制度”遭反对

这场被法国总统马克龙强调将让退休制度更透明、更公平也更具备财政可持续性的养老金体系改革,触碰了法国政治改革的雷区,也牵动着社会各界的神经。

虽然,法国当局一直强调旨在更加公平和缓解因养老金体系而日益加重的财政赤字。

但最新民调显示,大多数法国人仍支持抗议运动。

与全球大部分国家采取的基础养老保险“双轨制”不同,法国施行的是“多轨制”。

其现行制度多达42种,总体而言可归为四大类:

第一是覆盖私有部门薪金雇员的“总制度”;

第二是覆盖农业主和农业工人的农业制度;

第三是覆盖自由职业者和自雇佣者的“非工非农制度”;

最后则是以覆盖公有部门和准公有部门为主的“特殊制度”(注:“特殊制度”下又有不同的行业制度)。

四大种类制度之间的待遇不同,尤其是“特殊制度”和其他相比存在着缴费年限较少、退休年龄偏低、待遇水平较高等福利特权。

“特殊制度”的设立是为保护与保障艰苦行业工作者的福利和晚年生活,这是政府政策公平的体现。

但值得注意的是,特殊制度多设立于二战前后,当下的科技技术相较于从前大部分艰苦行业早已不再艰苦,而一部分“特殊群体”正在成为“特权群体”。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政治研究室研究员、中国欧洲学会法国研究会副秘书长彭姝祎向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分析称,马克龙提出的《法国养老金制度改革纲领》是近20余年来少见的大力度改革方案,“过去历任政府主要以调参数的方式温和地改,这次直接瞄准了制度结构”。

与上世纪90年代之后法国历任政府温和的“修修补补”相比,本次马克龙改革直接“剑指”养老金“多轨制度”,旨在解决二战以来的历史遗留问题以及给国家财政“松绑”。

具体而言,本次改革主要包括逐步取消现行的42个特殊退休制,建立全民统一退休制(设按工资指数和工作年限计算的退休权利积分制),维持62岁的法定退休年龄,但同时确立64岁为“均衡年龄”,预备逐步过渡,以保障退休金来源和制度的可持续,并逐渐与欧盟接轨等举措。

除逐渐取消“多轨制”外,此次改革的另一大核心即是要设立全民统一按工资指数和工作年限计算的退休权利积分制度。

由于该举措是针对所有法国民众的,因此也引发了更多的担忧——一方面,工会担心这会使人们工作更长时间,领取更少的养老金;

另一方面,律师、医生、飞行员等群体则担心自己所在行业的退休储备金还可能被“掠夺”。

(注:法国各行业都设有自己的退休机构缴纳分摊金,从业者退休后从自己所属行业机构领取退休金。

为了保证向统一的单一退休体制过渡,改革方案预计要从各种现存退休体制收取与各个体制剩下要支付的退休金相当的储备金。)

此番“奶酪”被动后,在工会的组织下,法国掀起了这场25年以来历时最长、近百万人规模的全国大罢工。

养老金“愁坏”世界各国

一直以来法国作为高社会福利国家,其养老金制度有鲜明的收入调节与财富再分配功能,在防止老年贫困方面有突出作用,并能较好地保障社会公正。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研究显示,2018年法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的贫困率为4%,远低于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12%。

此外,法国养老金替代率较高,有统计表明,法国社会养老金对收入替代率在70%左右,而这一数据在经济发展更健康的英国和德国则分别为53%和46%。

因此,也被许多人调侃为最幸福的退休制度。

但这样的“幸福”是以持续加重政府财政负担为代价。

事实上,养老金改革难题并不单是法国“专享”。

随着全球老龄化趋势加快,养老金改革已成为世界各国政府面临的共同问题。

美国

美国养老金规模是世界上最大的,其一国的养老金就占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全部养老金的一半以上。

然而,美国联邦政府发布的基本养老金精算报告显示,2020年美国社保基金将首次出现收不抵支,到2035年所有社保基金余额将告罄。

无论是美国官方还是民间,均认为美国养老金体系已陷入不可持续的危机之中,亟待改革。

美国现行养老保险体系主要由三大支柱构成:

第一支柱是由政府主导、强制实施的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即联邦退休金制度;

第二支柱是由企业主导、雇主和雇员共同出资的企业补充养老保险制度,即企业年金计划;

第三支柱是由个人负担、自愿参加的个人储蓄养老保险制度,即个人退休金计划。

一方面,企业年金计划和个人退休金计划的参与率较低;

另一方面,美国联邦政府基本养老金制度已陷入可持续性危机。

韩国

韩国养老金同样面临金额相对较少、老龄化不断加剧、改革存在瓶颈等诸多问题。

首先,韩国老年人领取的养老金折合人民币只有几千元,而且韩国存在庞大的家庭主妇群体,这部分人群养老金更低。

在高物价的韩国,老年人生活确实存在压力。

韩国统计厅数据显示,有超过60%的老年人都在自行筹集生活费。

针对老年人生活压力问题,韩国拟推动提高养老金发放额度,但这将导致韩国在三四十年后没有可供发放的养老金。

此外,人口老龄化加剧更进一步加重了养老金负担。

2017年,韩国65岁以上人口已占总人口的14%。

当前,韩国老龄化趋势仍在加剧,出生率不断降低。

长期来看,韩国养老金的发放压力将不断增大。

德国

与其他欧洲国家一样,德国也面临着严峻的老龄化问题。

近年来,随着外来人口输入效应以及出生率升高,德国老龄化趋势略有好转,但挑战仍然艰巨。

预测显示,到2035年德国劳动年龄人口将减少到4500万至4700万;

到2039年,老龄人口则将增加至2100万左右。

老龄化始终是德国养老金体系面临的最严峻挑战。

目前,德国养老金体系仍采用转移模式,即在职人员缴纳保险金用以支付退休人员的养老金。

根据预测,到2040年德国领取与缴纳养老金的人数比将上升至70%,缺口将进一步加大。

《国际》最新头条新闻
  • 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1800万例

      海外网8月2日电 据Worldometer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北京时间2日下午15时左右,全球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1800万例,达18......

    08-02来源:未知

  • 拜登即将公布竞选搭档

      美国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即将宣布他的副总统竞选搭档,潜在人选及其团队正在与拜登团队接洽。美联社援引几名不愿公开......

    08-02来源:未知

  • 韩国为防病毒用微波炉烤钱

      韩国为防病毒用微波炉烤钱 还有人用洗衣机洗 据韩媒报道,今年上半年,韩国废弃受损的纸币金额超过22亿美元。因害怕病......

    08-02来源:未知

  • 澳大利亚暴发H7N7禽流感

      据美国彭博社8月1日消息,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一家农场近日暴发了H7N7禽流感,农场内约有半数禽类感染病毒。另据美媒消息......

    08-02来源:未知

  • 美国加州燃起大火7800人撤离

      据海外网消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东部当地时间31日燃起大火,大约7800人已经被疏散。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

    08-02来源:未知

  • 澳大利亚墨尔本将实施宵禁

      来源:参考信息网 参考消息网8月2日报道 据法新社墨尔本消息,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墨尔本当地时间2日推出宵禁和禁止举办......

    08-02来源:未知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